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爱心的揉搓(原)  

2007-11-28 22:16:58|  分类: 闲思偶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爱心。在年轻的时候爱心会更多一些,也许这就是“人之初性本善”的依据吧。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见到弱者总是发点恻隐之心,有时还会抱打不平。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的磨损,心似乎也就变得冷了、硬了。而这样的变化最明显的现象上就是,面对街头的乞讨者越来越默然,有时看到那些残疾、畸变的肢体,实在不堪入目时,也会绕路而行。我有时也会时不时地问自己:“是不是这样有些过分?”可是,当我面对社会的时候又不得不收起自己的“怜悯之心”,因为我害怕被伤害,怕再次被伤害。

对我伤害最深或者是我记忆最深的是1981年的冬天。我放假回家途中在济南火车站转车,在济南火车在广场北边候车室门外,碰到一位老大爷。那时我也就是20岁不到,印象当中他的年纪应该比我的父亲要大一些。他来到我的面前,告诉我:出来办事钱丢了,回不去家了,让我帮帮忙接济一下。当我看着他那憨厚的面孔,心中隐隐一阵酸楚。我出门在外也已经两年多了,也体会得出一些出门在外的难处,因此助人为乐的精神立即涌到心口,暖融融。我是拿国家助学金上学,父母省吃减用攒下的钱也只够我的书本费,路费还是自己从饭票和其他方面省出来的。可是,我的手踹在口袋里,盘算着到家还需有的预算,感觉还应该有点富裕。所以,就将富裕的10元钱和5斤粮票送给了那位老汉。我想应该够他吃顿饭然后打张车票回家了。当我将钱和粮票送给乞讨者以后,自己的心里尽管有点发慌——因为口袋中只剩下几块零钱和几斤粮票。如果路上的车不顺利耽误上半天,可就要饿肚子了。可是,又一想:没事,我总算还有吃饭,别人比我不是还可怜。一种崇高在心中沸腾。

正当我沉醉在行善后的自我陶醉中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我在车站广场的另一边看到刚才向我讨钱的老汉,又在向人讨要,几个人没有搭理他,他就一个挨一个地乞讨。我感觉自己被欺骗了似的那么难受——原来不像是他自己所说的需要钱回家。当我与广场边上的摊贩说起这件事时,一位大爷对说我:“孩子,那些人是专门讨要的。”当我来到广场西边的商业区的时候,几个结伴乞讨的半大孩子使我相信:不是乞讨这都是“困难的”。此时,我的心就如同在人的手心里被揉搓一样!到后来,每次在公共场合我都注意观察那些行讨者的行踪和规律,有几次我在饭店吃饭,几个乞讨者来到跟前向我乞讨,我就特意说:那好吧,我没有钱管你顿饭。可是,乞讨者对我叫来的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并不感兴趣,只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就走开了!

从此以后,我对任何乞讨者都要求自己“绝不动摇”!不管他如何表演,我只管装作没有看见!有时有的乞讨者实在无计可施,要对我动武,我也不会示弱,特别是那些使用满街都有的乞讨方式乞讨的人。有时一些向您诉说的十分可怜、并且头头是道,很是如真的一样,这些人往往是穿着并不是那么邋遢。我始终坚持一条“帮助可以,但不可能给你现金,之可以提供条件”。在北京火车站我就使用了不下三四次。因为北京的交通拥挤,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北京回西安的火车一般是下午六七点钟,赶火车的时间正好是上下班的高峰期,所以我一般都会早点到火车站。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转悠,有时到小书店看看书,所以呆的时间长了就经常碰到一些向你求急的人。各种理由都有,总之是遭难了、回不了家。我就一原则行事,提出帮他给家里打电话,我掏钱,可是一个也没有愿意接受我这种方式帮助的。

这些沿街乞讨的乞讨者,大家都见得多了,大家的心我相信也都与我一样:给他吧,怕被欺骗;不给他吧,自己的“良心”也在受到揉搓。有时会问自己:如果今天碰到的是一位真正需要帮助的怎么办!可是这种情况已经太多了,见怪不怪了,甚至形成了一种正常的乞讨行业。可是我要说的另外一种揉搓爱心的折磨。这个我忍受到今天也是在有点不可忍受了。因为不仅仅是让我付出的问题,而且需要我要求别人也为此付出。

我们是办杂志的,我曾经坚持:真诚对待每一位作者,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不能对人冷落和对人不敬。后来我也一样的要求其他编辑,努力做到真诚接待作者、真诚地对待作者的稿件。一般来说,尽力将稿件送给同行专家审稿,提出具体的意见,对于文科的稿件则需要通读一下,剔除水平内容实在不行的再送审。可是现在我有点快受不了,作者将自己的稿件都不当作一回事,不管是不是适合刊物,一个E-mail统统发给你。别说是送审没有那么多的经费,就是通读一遍的精力都没有,编辑也常常向我叫苦!一年的发稿量只有一百来篇,可是来稿达到2000多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稿件需要退稿,我如何让编辑每篇都通读?只能是看标题、浏览、通读和送审几种对待方法。

想起来真有点惭愧,我投给其他期刊的稿件,尽管我是花了一些功夫研究期刊的发稿范围,分门别类地投稿,可是也有投出去至今没有音信的,是不是也是对其他期刊编辑造成如此的困扰!将心比心,我真希望大家能够有所选择地投送自己的稿件,这不仅是尊重自己的成果、提高投稿的命中率,也是对编辑人员的尊重,使编辑人员的爱心少受点揉搓!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