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越富越吝啬(原)  

2007-12-18 11:10:28|  分类: 闲思偶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 以前写的一篇杂文不是杂文、小说不是小说的东西。因为故事情节是虚构的,所以老孙在红袖添香中看到这篇文章时,糊涂了——我怎么跑到上海了,再次声明纯属虚构。今天拿出来又读了一遍,也修改了一下,放到博客里存一份。

教育系统的待遇好起来,让人羡慕,也就是这近几年的事。我1991年研究生毕业来到上海的一所高校任教时,那囊中羞涩的经历还记忆犹新。

那是我刚到学校工作不到3个月的一天下午,一位大学本科时期的同学因公出差来到上海,在电话里说:“老赵,听说你分到上海,有时间没有?我去看看你。”

七八年没有见面的老同学要来了,我心里十分高兴。自从我从北方来到这座繁华而陌生的城市,没有几个认识的朋友,这位同学也是我来到这里将见到的第一位过去的朋友。

上班以后,我按约定来到学校的东门口,将这位同学接到了我的办公室。参观了一下我的工作环境以后,同学带有点羡慕的口气说:“你现在成为大知识分子啦。”

我听了以后心里也是美滋滋的。随后,我又带着她在校园的主干道和中心广场一带转悠了,一边回忆着我们过去的同学时光,一边询问着每一位同学的现况。我插空还时不时地向她介绍一下学校的人文景点和经过的院、系、实验室。不时还得意地提起某某院士所在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该学科在全国的排名居前3名。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太阳落的那么快!我们聊着、看着,兴趣正浓可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这时,同学也意犹未尽地说:“时间不早了,耽误了你一下午的时间,我该走啦。”

“噢,可不是,该吃饭了,我请你吃饭,咱们便吃饭便聊。”我未加思索地脱口而出,根本没有考虑我口袋中这个月所剩下的生活费,凑起来还不够一个“领袖头”。

老同学似乎也有许多话要说,非常痛快地就答应了下来:“走,咱们一边吃饭一边聊。”

到那里去吃饭呢?在我的脑海里也闪现过去教工食堂的念头,但还没等形成想法就自己给自己否定了。我是工作以后第一次接待大学的同学,更何况还是位女同学,如果那样被其他同学知道了那里还有面子。

我们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出了校门,我毫无停顿地带着她路过一家家小吃店,可当走到一家酒店门口时,我还是犹豫了一下。就这样一直走着、找着,20多分钟以后来到一家叫“江南春”的小饭店,我把同学引了进去。

服务员问我们:“先生,你好,请问你们几位?需要开包间吗?”

那时的饭店一般包间都要收取一定的服务费或是限定最低消费。我急忙回到:“不用,只有两位。”

然后我们就在大厅里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服务员送上两杯带有些涩的茶水以后,便递上了菜单。我翻腾着菜单,寻找着既便宜又有点地方特色的菜,心里一直在暗暗地盘算着价钱,还好三菜一汤点下来没有超过五十块钱。

当服务员把菜单开好以后,我挺直了腰板对服务员说:“再拿两瓶青岛啤酒。”

“酒就不要啦。”同学阻拦到。

“喝点吧,你老同学能来看我,难得。”

同学有点羡慕地问到:“看来你们学校的效益不错,是不是经常下饭店?”

这个问题我没能马上回答,顿了顿以后说:“那里,今天是你来了嘛,咱们不醉不归。”

话语间总想带上点豪气。那天我们聊的很开心,从学习时的往事到对今日社会的认识,盛菜的盘子见了底,酒也喝了四五瓶。当我把同学送上了公共汽车以后,摸了摸口袋中剩下的十几元钱,心里是又满足又隐隐地作痛。

后来,国家逐渐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学校也进行了扩招,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后,明显感觉到手头上的钱有了些富裕,一些留洋回来的或科研项目比较多的教师已经开上了私家车。不仅同学朋友来了以后,都是在宾馆饭店招待,就连自己也是时不时地到饭店里点几个菜来调换一下口味。时间长了,别说学校周围的饭店,就连城里的饭店也找不到一家能点上几个满意的菜品来招待同学或朋友,总感觉没有新意,让人腻的慌。

不知不觉之间,再有同学来我更愿意把同学带到咖啡馆或茶馆坐坐,一边聊天一边品茶或咖啡。当聊到开饭的时候就在那里点两份便当,同样可以把肚子填饱,并且还比较爽口。慢慢就变得不愿意到大饭店吃那些大鱼大肉,也受不了那种地方的喧哗。我不是因为患上高血脂、脂肪肝之类的富贵病而不敢大吃大喝,而是喜欢安静、闲适的环境。

一晃十年就过去了。有一次我出差到古城西安,想起有一位研究生时的同学在省政府里当什么处的处长,在办完了事情以后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这位同学听说我到了西安十分高兴,在电话里说:“老同学很抱歉,今天白天我没有时间不能去看你,晚上,晚上我请你到鲍鱼楼吃个便饭。”

我急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你先忙你的。”没等我把话说完,这位同学就像领导布置任务似的说:“你别管了,下班我去接你。”我没有推辞的余地就只好答应了下来。

下午六点钟不到,同学就打电话过来,说:“你下楼吧,我就在你酒店的楼下。”

我关掉了电视机急急忙忙地往楼下赶去,急着想看看这位上学时总是想当“老板”的同学现在混的怎么样。当我刚走到酒店的大厅,一位胖乎乎的中年男子从酒店的门外,一边慢腾腾地走进来,一边向我招手打招呼。我一时没敢确定:“这就是当年那位瘦小的同学?”

直到我走到近处,才从他那双小眼睛里找到了他上学时的影子。我们握了握手,一边寒暄一边走出了酒店。

“走我们到对面的咖啡馆好好聊聊。”我建议到。

同学把手很有风度地一挥:“你就别管了,我都安排好了。”

说着就领着我向右边的停车场走去。走进停车场,他指着从一辆“奥迪A6”中出来的三个人介绍说:“这是咱们的校友,我把他们请来给你认识一下。”

打过招呼以后,我们就乘车向城外驶去,过了有半个多小时的功夫,来到了一个坐落在一条并不繁华街道上、门面富丽堂皇的酒店。进门以后,服务员热诚地与我的同学打招呼,看的出来他们之间已经相当熟悉。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我们来到了一间门口带卫生间、里边摆放着一个三人沙发两个单人沙发、右边还有一个棋牌室的包间。我刚一落座,服务员就递上了茶水和毛巾。当我铺好了餐巾的时候,桌子上就已经摆上了六个凉菜。

当服务员问我同学上什么酒水时,我急忙插话说:“我只能少喝点红酒。”

同学有点奇怪地看着我说:“那不行,咱得上白酒。”

看上去很难违背他的命令,我就慌称:“不行,我身体不好,医生不让我喝酒,我知道今天不喝不行,就违犯规定喝点红酒。”

同学听我这样说也就有点扫兴地说:“那好吧,咱就喝红酒,红酒喜庆。”

酒倒好以后,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

同学首先举起杯来提议到:“我们西部落后地区,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上海来的高级知识分子,来,为咱们同学相聚干杯!”

我也跟着举起杯,闻了闻缓缓地喝了一口,正当我要放下杯子箝口菜时,就见三位校友和我同学正倒拿着杯子看着我。接着又是为校友聚会、为大家发财、为前途远大、为家庭幸福,连续不断地干了不知多少杯。几杯酒下肚头就开始有些发蒙,脚有些发轻,脸也有些发烧,可情绪却兴奋不起来。

这时同学又举起几乎倒满了红酒的玻璃杯对我说:“来,干…杯…。”

我迟疑着,没有去拿杯子,同学则有些不高兴道:“你是发达地区来的,不干可就是瞧不起我们西部地区的。”

没有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大口把一杯不知道是酸、是辣还是甜的干红倒到了肚子里,望着满桌还是满满的菜盘,脑袋里一片空白。

  我不记得是怎么样回到我住的酒店。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以后,同学的那句“我们西部地区虽是比较穷,但是大方、热情,不像你们越富越吝啬”一直萦绕的我的脑海中。这种大吃大喝的场面我好久没有见过了,特别是经济条件好了以后,反到是吃的更简朴、简单。我原来以为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越来越喜欢安静而不喜欢大吃大喝,今天我才知道:饮食习惯与经济条件还有关系,真的是“越富越吝啬”?版权所有:赵大良/转载署名/赞助请点击页面广告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