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中国期刊的经营理念急需强化(转)  

2007-04-12 17:01:39|  分类: 管理评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网友103在我《我的办刊心经》一文后留下了长篇论述,作为一位“局外人”,对期刊论述和分析比较有见解,看得出其中的爱与恨。为了能够让更多的朋友读到并学习交流,我转发过来。没有征得本人的同意,如果本人看到,请给我留言,以便撤下来。题目是我加上去的,留言全文如下。

赵先生,你好!
  就像发现大漠中的一片绿洲,我终于看到中国期刊界总算有一个热心于学术期刊出版的博客。我虽不是期刊界的,但由于工作关系我读过不少期刊界从业者关于如何办好期刊的文章,那基本都是发表在期刊上的,其中也确实有一些对期刊出版业有建设性意义的想法和经验,但也有一些是为了发表而发表的“拼盘”。象你这样采用现代网络优势,采用博客畅谈自己从事期刊出版业思想和心得的,你是我“见”的第一人,令人十分欣慰。我想如果中国期刊界那一天真能有几百个这样热心期刊事业的博客的话,那就应该离实现世界品牌的中国期刊的梦想不远了。
  由于前几年一致与期刊界打交道,因此耳闻目睹了不少期刊界官员和从业者不断探讨如何树立品牌,走向世界的方略(就如你在《我的办刊心经》所说的一样),但前景仍不明朗。做为旁观者我也想了许多,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在此谈谈我的一些想法,希望能多向你请教,一起讨论中国期刊,特别是学术期刊的出路;更希望能引起更多期刊界的朋友参与,希望在我们这一代就能借助网络机遇,创造出国际品牌的中国期刊。
 网络正为当今中国期刊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遇和条件。但中国期刊走不出去,与发达国家存在巨大差距的关键,除了受历史因素和机制的影响外,最大的问题是思想观念落后。自1949年以来,中国的出版业(包括期刊)基本上就是建立在为社会主义服务思想指导下的计划经济的产物,出版机构只管编辑出版印刷,不管后期发行,靠拨款生存。现今,虽然期刊界都在苦苦探索,不断学习,寻求出路,但仍然死守传统观念,重编辑、重审稿、重内容质量、重编排格式、重印刷质量、重是否被国内外数据库收录、重引文率、重影响因子,甚至学国外的免费开放存取方式等等(唯独没有重视出版对象――读者,这是经营者的大忌)。重视编辑和内容并没有错,但为什么仍然难以改变中国学术期刊缺乏特色,盲目跟风,只注重形式(就如你在《国际名刊、国际读者与国际语言》所列),不求创新的推磨式发展格局。仍然是多数从业者安逸现状,生存而已,令年轻有为者郁闷,个人价值得不到体现,没有成就、缺少发展激情;仍然是普通刊能出一期是一期,好刊“牛刊”挤破门槛发不完。而人人皆知的另一个真实情况是好刊“牛刊”也只是“牛”在中国作者急于发文,主要挣的是作者的心钱,而不是读者知识消费的钱,在作者和读者心目中仍然缺乏品牌影响力和品牌忠诚度。中国真正的好作者、好文章根本不理会国内的期刊,直接把稿子寄发国外期刊发表。这不是一个健康长久的期刊市场环境,也无法实现学术期刊的目的价值――学术和知识传播所创造的价值的价值。
  出版业是一项成熟的全球性传统产业,中国也处在经济全球化的大市场中。因此,中国期刊要想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首先必须改变传统的“重编辑,轻经营”的观念,从出版业经营的高度去策划、编辑、出版、发行、传播、评价、宣传期刊,杜绝形式和跟风。
树立期刊经营观也要避免将经营与赢利和商业化的概念混淆。经营期刊也并非强调期刊都要以赢利为目的,可以有非赢利性期刊,这只是期刊定位的不同。但不论是赢利性期刊还是非赢利性期刊,每个期刊都要运用经营的理念,根据定位的不同确立明确的经营目的和经营目标,借助经济市场规律决定期刊的经营方式、经营手段,也就是说面对经济全球化社会,需要借助经济市场规律才能决定如何正确策划、编辑、出版、发行、宣传、传播和评价期刊,才能树立品牌期刊。(在此补充的一点是,广义的讲,期刊也不是分商业性期刊和非商业性期刊,国内所有公开发行的期刊都是有其商业目的的,只不过定位不同,真正的非商业性期刊应该是那些不靠拨款自我生存的期刊(国内有些个人爱好者所办的免费赠送的期刊,国外的靠募捐出版的期刊)。纯学术期刊一般不以赢利为主要目的,它的商业目的在于学术传播后所创造的价值。但是学术期刊也有象美国的《自然》、英国的《科学》那样,既达到学术和知识传播的目的,还能赢利,这岂不更好。)
   因此,改变中国学术期刊整体现状的根本不是体制而是观念(我国有几个较早争取到机制优势的期刊,基本能自主经营,但在中国期刊的大环境下经营理念没有从根本上变革,虽比之前有了较大发展,但现在基本上又进入了平稳期,难以再飞跃)。只有观念变了才能顺理成章、有理有据地找到出路,才能发现不断创新和发展的目标和动力点,才能不断激发起期刊从业者的聪明才智和激情,才能破解中国期刊长期存在的解不开的困局,才能有理、有例、有利地呼吁体制和机制的变革。也只有到了大多数期刊都能从经营的角度寻找到自主健康发展的道路之时,期刊的各级“婆婆”才好放手让编辑部“当家”。
网络是中国学术期刊的方舟,网络能帮助完成许多传统出版业想都不敢想的事,能轻易破解中国期刊小而分散的困局,是中国期刊年轻有为的从业者,或者应该叫经营者的曙光。但前提是期刊从业者必须更新观念,从经营者的高度看待手中的期刊。(否则,跟风上网也茫然,这是后话了… …。)
  这是我做为一个旁观者的一部分体会,也许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痛的问题,但仍然希望能得到你的指正,也希望更多热心的期刊从业者愿意从经营的角度来参入讨论中国期刊的出路和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