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火车、车票、提速及其他(原)  

2007-04-22 18:58:44|  分类: 心语情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车,我是第一次离开家乡外出求学时才坐过,以前只是在课本上见到过图画。可是,之从走出家乡以后,就与火车离不开了。上学时就怕乘坐火车,因为那时的火车实在是太紧张了,有些情况现在可能不可想象。我记得,站在车厢的过道里,当你站累了抬一下脚,脚就可能放不下了,因为已经没有地方插脚。就像这样站着,我曾经从西安一直站到徐州,那时到徐州可是需要二十几个小时。后来老练了,到了晚上不会那么老老实实的站着,而是钻到铺位底下,在脸上盖上一张纸就睡觉了,如果铺位地下在没有地方,到了后半夜就爬到行李架上睡上一会。后来条件好了,很少再坐火车的硬坐,更别说是站着了。我记得第一次坐软卧我还是自费,因为买不到硬卧又不想坐硬坐,可当时的级别是不许坐软卧的。

  现在,我出差坐飞机的次数多了、坐火车的次数少了,可是这并不是说我不愿意乘坐火车。说心里话,我感觉坐火车比乘坐飞机舒服,这倒不是说火车的环境和条件比飞机舒服,而是我每次乘坐飞机都感觉那么“匆忙”,让人紧张,实际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紧急。可是乘坐候车时,随着火车的摇晃,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过去的是那么自然。累了到铺上躺一会、闷了下车转两分钟或在车厢了来回走一走,有时碰上几个投缘的,一路聊着,时间过得飞快。可是,就是因为火车票买起来太麻烦,所以我才时常选择飞机出行。

火车票难买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特别是在节假日,那真是“一票难求”。票难买,我倒不是认为现在的火车票比一前还要紧张,就是不在节假日日也不是让你感到方便。而最叫人不舒服的是“火车票买卖”中的不正之风。有时明明有票,可是你在窗口就是买不到票,非得你托人、走门子才能拿到票。有时,你大着胆子买站票上车,可以看到车上还空着许多的铺位,可以到车上补到票。有时,塞点小费问题就更不难解决。可是这样总是让人不舒服,不是万不得已,谁原意“花钱作孙子”。所以,能买到火车票就坐火车,买不到就坐飞机。这已经成为我出差的原则。

  这一年来,由于母亲病倒在床,姐姐经常来往西安,每次回去往往都是春运时间,没办法只好托人到“站里边买”。年前,朋友跟我说:车票不好买了,铁道部规定所有的票必须通过窗口卖,领导没有指标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感觉失望,反而心头涌起一丝喜悦:心想,这回火车票中的不正之风就会少了。现在,我不知道领导还有没有指标,可是我知道售票窗口还有明堂。

  过年到现在,姐姐连续两次请假在我这陪伴母亲,一次次快不行了,一次次又挺过来了,尽管是一天不如一天,可工作不能再耽误了。所以昨天我到窗口排队卖票。我早上6:40来到学校周围的售票处,已经有20多人排队。我就打车到城里一个售票点,还好只有3人排队。可是到8点开门是才知道,我前面的三人不是给自己买票的,可能是“所谓的票贩子”。因为卖的票多个地方、十几张、二十几张,甚至买着票还接到电话,再挤进来又要卖。让我惊讶的是,拿到票可不需要付钱,从窗口捏着一沓子票就走了。当我靠近窗口时,听到售票员说:“就在那里扣了。”没办法,我只能说: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美好。我想铁路的票能像飞机票那样方便或平等地买卖,看来是尚需时日。

  可是,铁路部门可能不这样认为。铁路一次次提速,理由有许多。可是,想在高端领域与民航争夺客源,在短途与公路客运争夺客源,这是客观事实。可是,并不是你提速了,我就会坐火车,对于我来说:关键的还是服务。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