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从被采访说起(原)  

2007-05-20 16:30:29|  分类: 闲思偶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5日,《科学时报》的B3版“一家之言”栏目刊登了张行勇采访我的报道,题目是:“科技论文发表费需要规范”。报道的内容基本上是:发表费的收取有其合理性,而没有原则的乱收费是问题的症结;发表费的收取有其社会根源,应当采取社会性的措施解决。这些内容我在博客上发表的、关于科技论文发表费的一些文字,只是以记者的名义进行了删减和归并。结果有朋有看到了,就电话里恭贺我出名了,让我请客。

不提则已,这一提还真的引起我的一些思考:我是出名了,在一份颇有名气的大报上出现了我的名字。关心内容的,知道有个姓赵的如何说过。在认识我的人之中,我的名字又重复一次,加深了印象。别说是一篇以专家的名义的正面文章,就是一个无德的新华社小记者在一个地方报上曲解我的本意就有许多朋友问我:“赵大良,你出名了!”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经过媒体的报道反正是“出名”了。这一点不都错,我该请客。可是再一想,“出名”了为什么要请客?

对于我来说,没有想过出名,出名不出名都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而如果真的要改变了,我还真的会有些心慌。现在的日子挺好,踏踏实实地工作,安安静静地思考,悠闲地读书,有思有感就随笔记下来放到博客上。可别人并不一定这样认为。在大众媒体之下,有多少人为了出名而拼搏——电视造星、网络造星、全民追星都已经成为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就是在社会的主流中,领导要搞“形象工程”也是为了提高知名度;百姓讲坛捧红了大学里的教书匠。再说,现在媒体社会里的“明星”就是比你普通人挣钱容易。尽管其自己不是明星,但专事报道明星轶闻的博客就比我们这种“思辩”的博客点击率高,价值大。现代社会已经成为了一个“媒体社会”,媒体塑造人物,人们有追随媒体,乐此不疲。如果按照这种逻辑,当然比名字没有上报纸时应当是出名了、升值了,请客似乎也就是理所当然的。可我并没有感觉到其中的升值和价值。

当时之所以接受采访,实际也不是采访。只是大家在一起闲聊,我将我对期刊出版界实行的论文发表费问题的不同看法向朋友阐述了一下。记者出身的朋友认为可以将我这个观点报道一下,使人们对问题的认识更全面一些。就着样,我后来将博客上的相关文章提供给朋友,就形成了这么一篇“访谈”形式的报道。

我认为,这是我作为一位期刊人应该做的。在社会上、媒体中几乎是一边倒地批判期刊论文发表费的收取,甚至认为收发表费就是学术腐败的情况下,我们应当理性、认真地提出我们的想法。这不仅仅是我对期刊所负的责任,也是我们的社会责任。如果我还在老家种地,我可能没有这样的责任感。可是父母供我读大学,国家培养我成为一名知识工作者,那么我们就应当有一种社会的责任感:通过我们的学识,来分析、解析和回答一些社会问题。这是责任所致,而不是要出名。如果是出名那也是履行责任的场所不同。

就如我这样用心来维护我的博客一样,我认为:一个有社会责任的知识分子就应当在发表学术研究论文的同时,关注现代技术进步所出现的新媒体,利用新媒体这块阵地发布我们的所思所想,不说是引导社会舆论吧,至少可以为人们的思考提供一个角度。而一些知识分子以不愿意出名为由,固守书斋的做法,我不敢苟同。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