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梅竺度假坉遭遇小偷(原)  

2007-05-29 23:25:15|  分类: 游历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22日下午,我来杭州参加一个小型会议。会议地点在杭州市西湖区梅家坞梅竺度假坉,据出租司机说就是原来的梅竺酒店。梅竺度假坉坐落在梅家坞村的村南口的马路边上,面朝马路背靠青山,院子中间有一条小河流过,在山坡上还建了一个亭子。本来杭州被称为人间天堂,可是许多杭州人的休闲时光是在梅家坞喝茶、聊天、打牌度过,因此梅家坞的街上到处是茶馆、凉棚。能在这个人间天堂的休闲之处开会,在我的想象中一定会是十分愉悦的。可是,自然风光的优美和清凉却让我放松了警惕,为梁上君子提供了机会。破财到还算是小事,可是后来梅竺度假坉和当地派出所的高超工作艺术,让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来开会的都是相识多年的朋友,下午报到以后在梅家坞的接到上散了会步以后,就在度假坉的二楼213包间里会餐。包间里一张能够坐下16人的大桌子,我们也正好是16位人,大家劝酒、调侃,高兴的很。酒喝到差不多十点多钟由来到度假坉内设的包间里唱歌。早上起来吃饭时,听说佳果包里里的八千元现金和一部小型相机丢失。大家开始在饭桌上分析起案情。昨天下午来到酒店住下以后,除了在门口散步以外,就是吃饭。吃完饭佳果和我没有唱歌就回房间休息了。早上起来发现东西丢失,可是房间不仅没有被盗的痕迹,同房间的人也没有任何东西丢失。吃饭又是在包间里,除了服务员没有外来的人员进入。因此,大家认为不可能在这样星级饭店丢失,一定是自己从家里出来时没有装到包里!佳果坚决得很:出来时检查过,下午4点在前台办住宿手续时还见到过,所以发现丢失以后就向酒店的保安部们报了按案。尽管大家都感觉有些蹊跷,可是还是给愉快的天堂之行罩上了一丝阴影。

八点钟在山坡上的亭子里开会,到十一点二十分左右会议告一段落,开始收缴会议费。当我准备交费的时候,打开随身携带的包发现:我包里的现金也不翼而飞了!直到这时,大家才注意到:案发的现场很可能是吃饭的包间,因为我和佳果吃饭时并排坐着,两人的包都是挂在椅子的背后。我们两个不喝酒,而其他人都就都得十分热闹,结果我们这边就成了安静的不被人注意的角落。现在回忆起来,席间常有一个服务员总是到我们这边问还要不要什么。

上午十一点四十,酒店的张副总经理带着据称是保安部经理来了解情况。简单在一张纸上记录了一下以后,跟我们说:你们可以自己到派出所报案,也可以由酒店替你们报案。我们心想:“这家酒店还真是个守法户,自己酒店出了刑事案件也不包庇,主动向公安部门报案。”可是,现在看来实际不是那么回事,这个以后在讲。我说:“最好咱们一起去报案。”保安部经理愉快的答应,并带领我们到马路对面的“九溪派出所梅家坞报警点”。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值班的警察,保安部经理就给警察打电话,经电话联系后告诉我们:“张警官现在有事不在,让我们回酒店等他,下午他来酒店找我们。”果真,下午一点四十左右,张警官开着车来了。乘上张警官的车,我们一起到派出所报案。路上张警官不时地给我们讲他所管辖的警区治安很好,从来没有发生过案子,就是街面上都很安全,别说是在酒店里边啦。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似乎我们丢失东西是不可能的,我们是报假案!我只好说:“是吗?我们怎么就这么倒霉,走南创北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被偷。”

说话间,来到钱塘江边九溪风景区门口的“九溪派出所”。穿过大厅来到后院上了二楼。可能还能有到上班的时间,张警官就让我们在一间房子等候。过了有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一个警官来到门口:“来,你们俩过来!”我听着似乎有一种罪犯的感觉。反过来劝自己,警察可能就是这样,只是自己不适应,人家不是还给我们到了两杯“茶叶沫水吗”。我们来到对面的办公室,年纪稍大些的警察问我们:“怎么回事?”我们俩简单地将东西丢失的过程叙述了一下。“报案是吗?写一下吧!”随之他就递给我们两张纸。我们结果纸就认真地将案发的过程和我们认为可以的地方仔细地写了出来:“我们俩没有住在一个房间,而且我们俩各自的同屋也没有丢失东西,而我们两个又恰巧在吃饭时坐在一起,两人同样是把包挂在椅子背上。”在今天中午吃饭时,我们怀疑是在包间丢失的,酒店叫来了一男一女两个服务员,说是昨天就是他们两个负责这个包间,人我们确认。我们大家回忆后认为:“不知两个,至少是两个女的,还有一个穿绿制服的男服务员。”站在旁边的女服务员报告说:那个穿绿制服的是某某部门的谁,我没有听清。一个领班模样的女的问:他在不在?服务员回答:他今天没有来。我们当时要求酒店对另外两个服务员进行调查。

报案材料写好以后,我被一位年轻的警号前四位数为1111的警官叫到另外一间办公室。进了办公室以后,他就趴在桌子上整理起材料来。我自己做到另外一张桌子前坐下。后来,我才知道实在根据我的报案材料整理整理询问笔录,不时还向我补充询问几句。这样,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半。警察将整理好的询问笔录递过来让我过目,看看是否属实。我想,我是报案,不会有什么对我不利的,就粗粗地过了一下,说没有问题。这是,警察又指导我在涂改的地方和每一页的下部按上食指指印,并在后边写上:以上内容已经看过,情况属实。最后又要签上自己的姓名。这是,心里又有一种罪犯的感觉。
过了一会,与佳果谈话的警官过来将我叫过去,说:“好了,就着样,我们调查一下,有情况再与你们联系。”经过一次完整的述说,好像心里舒坦了许多,我们怀着感激的心情与警察握手告别:“谢谢,给你们添麻烦了!”警察这时也挺客气地说:“不客气,我们这治安挺好,还很少发生案件。”我又一次听到“治安很好”的介绍,此时的心里想:“很少发生案件,那么这起案子应该会很认真地去调查。”整个下午,警察没有告诉我们他的身份职务,走到大厅时看到墙上的照片才感觉:与佳果谈话的还想是“蒋所长”,没有想到会受到如此“重视”,心里更是感激。

22日发生的案子,23日报的案,今天25号了,我们就要离开杭州,可是不管是酒店还是派出所都没一点消息,似乎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派出所案程序调查需要时间,可是在酒店发生的事情,不说给不给客人赔偿,就是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所以,临走前我们决定到经理办公室问一下情况,也就是想听到酒店的一句“抱歉”或者“遗憾”的话。可是,张经理又是一本正经地打开本子作出要记录的样子,问我们:“有什么事情?”我说:“也没有什么,就是想来问问关于我们在你们酒店东西丢失的事情,现在调查的怎么样了。”张经理听后就公事公办地回答:“这件事情已经向派出所报案,我们只是听派出所的安排,咱们都只有配合派出所调查。如果要问情况,得到派出所问,我无权向你们介绍情况。”几句话下来,与我一同来的朋友忍耐不住,与其争论起来,此时张经理的口气越来越硬,双方用杭州地方话争吵起来,我再怎么让他们“静下来”都不听。此时,看得出:这个梅竺度假坉十分牛气。所以我们只好让他留下字条:“有这样的事情在梅竺度假坉发生,事情的处理听候派出所的结果。”这时,我才有所感觉:这个梅竺度假坉不是什么守规矩,而是有后台。但是,我此时还是不相信他们能够和派出所串通到一起!一般来说,酒店里发生不管是刑事案件还是治安案件,如果惊动派出所不仅传出去会影响酒店的声誉,而且公安部门还会对其进行治安处罚。所以,一般酒店都原意“经官”,而这个“梅竺度假坉”全然不怕,更何况丢失财务近两万元,已经可以算作刑事案件了。

随后,我们来到九溪派出所询问情况。在大厅里等候了一会,一位姓朱的副所长接待了我们。我们说明了来意,朱所长点燃了一支烟以后,说:“噢,这个案子我知道,23号报的案,我们24号到梅竺度假坉进行了调查。现在的关键是没有明确的怀疑对象,也没有重点的怀疑时间段。”我听了以后,感觉不对劲,怀疑没有去调查。我插话说:“不对吧?我们在保安材料里说的很明确,我们怀疑是在吃饭的包间里发的案,不知你看没看报案材料。”朱副所长又补充说:“餐厅我们调查了,那天晚上的两个服务员我们也询问了,没有可怀疑的地方。”我又问:“你们就调查了两个服务员?酒店没有向你们报告或提供我们怀疑的另外两个服务员?酒店有没有告诉你们酒店有服务员案发以后没来上班的?”朱副所长回答:“没有。”我又问:“这个情况我们的报案材料里也提供了,你们为什么没有提出来让酒店提供呢?”朱副所长马上说:“这个情况我们没有掌握,那么这样,一会我们一起到酒店再行调查一下。”

到此,我已经感觉出一点不对劲来。这是我随行的杭州的朋友又有点气氛,要求朱副所长提供一份证明材料:证明我们报案的情况和今天了解情况时他的回答。可是朱副所长坚持不给提供,所说这不是法定程序。这是,我的朋友问:法定程序要求报案以后应该给当事人一个回执,你们为什么不给。这是朱副所长无言以对,立即走出门外打起电话来。过了一会回来说:是的,应该给一个回执,你们等一会就给你们。问他为什么不能马上就给,他只是说等一会,就等二十分钟。就着样争吵着,二十分钟左右,前天与我们谈话的警察进来,带着一份报案回执,说是:那天比较匆忙,没有来得及给,早就开好了。

到此,我已经领教了杭州警察的执法风格。态度总体还是不错的,不像北方警察粗声大气的。但是,报案材料里的情节不进行调查,似乎只是听“梅竺度假村”的一面之词、明明报案时时间并不急促却不给报案回执。我最后跟同伴说:就着样,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我们只有相信警察。但是我还是给警察——那位朱副所长说:我怀疑梅竺度假坉有后台,要不然不会那么牛气。

这次杭州的天堂之行,我们不仅丢失了万元的财务,耽误了开会活动的时间,也丢失了原本应该有的好心情。小偷本不十分可恨,因为他就是干这一行的,可是在处理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所遇到的,我感觉是不应该的。这就是我在杭州梅家坞的亲身经历,本来还想将梅家坞的美好自然风光写一下,可是在那些满山低矮茂密的灌木中我总感觉隐藏着什么东西,越想越可怕,已经不敢写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