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二十年后再相会(原)  

2007-08-19 16:08:02|  分类: 心语情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以前,我经常被八十年代流行的一首《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的歌呼唤着,“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这不仅是我们的临别时的约定,也是离开校园后的每一天、每一刻的期待。我大学本科是1983年毕业,第一次远离家门的年轻人,一起在他乡组建了一个临时的集体,共同度过了寒窗苦读的四年,相互陪伴着成长——有烦恼、迷茫,有愉悦、欢乐,有缠绵、争吵。但是,命中注定的这些本来互不相识、没有关系的人聚到了一起,结成了班级,形成终生不可拆散的同学关系。在同学的企盼中我牵头,在“非典”解禁之后兑现了当年“再相会”的承诺。

二十年后的相会,同学之间的简单、纯真和透明使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得自然、顺畅,这种感觉是每个人多少年来所没有的。同班同学集体聚会和私下里业务来往多、或个人关系密切的小范围的聚会,感觉是完全不同:每个人有每个人在这个集体中、已经被自己和他人习惯的形象和位置,这种“归位”的并非自觉的行为,就像是一个人回到家里、回到母亲身边与兄弟姐妹在一起,回归自己在其中的位置。相互之间的许多习惯、脾气都能够被自然地相互包容。柔弱女生情不自禁的泪水、多情男生表现出的脆弱,都是发自于心、流露于形,这种流露尽管是可能包含的内容十分复杂、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真情。

我经历、体会了同学毕业二十年的聚会,践行了年轻时的承诺,抚慰心的伤痛,解决了情的干渴。没有想到我今年经历的几次“毕业二十年返校聚会”又有了另外一种体验。我毕业后留校就在一线,带的第一届学生今年也已经毕业二十年了。所谓的没想到,是因为我留校只带过2届学生,与这两届也都只是共同度过了入学后的第一年。我很早就离开了学生工作第一线,也很少与学生有个人的交往,所以“教师”的角色在我的印象中已经模糊不清。当时83级学生有四个专业,当我接到聚会邀请——热能专业83级学生的邀请时,才想起我当过老师、带过学生。当见到曾经一起“成长”的学生——因为我当年刚毕业,与学生的年龄相当,有个别的学生年龄逼我还大,再说“老师”应当如何当?我也不知道,看着身影、神态是那么熟悉,听到名字是那么耳熟,可是将名字和面孔联系起来却变得那么地艰难。接着,涡轮专业的学生也回来了。昨天,有应邀参加了反应堆工程专业的学生返校聚会。

聚会参加的多了,感觉也就慢慢地淡静下来,人也变得理性和平和。从几次聚会后我留下的诗词中,我自己都可以读得出其中的区别。

忆秦娥-记参加热能83级同学毕业20年返校聚会。

离别处,率真稚朴犹存目。犹存目,古都七月,落花无数。

重逢再走当年路,苍松伟岸影依旧。影依旧,同龄师辈,有缘相助。

菩萨蛮—记热力涡轮机专业31、32班返校聚会

 苍松翠柏梧桐树,情牵最是离别处。夜色映孤窗,无时不感伤。 

相逢谈胖瘦,举止神依旧。日暮聚时短,酒浓情意绵。

 昨天参加了反应堆工程专业学生的毕业20年返校聚会。这个班在校时我们国家还没有建成一座核电站,但是已经在计划中。1978年反应堆专业就招过一届学生,到1979年停了一届。可是到1980年国家的核能政策逐渐明朗,所以幽开始招生。1979年没有学生,就动员相近专业的学生在4年级时转专业,我就是其中之一——学的是核反应堆设备。从那以后,每一届都进行了招生,83级反应堆专业的学生就是我留校接触的第一届学生,年龄大的与我相仿。尽管我已经没有第一次的激情,但还是想作一首诗词记录一下。词是填不出来了,所以就你就了一首无言律诗。开始的用词感觉还能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为了合上平仄韵脚和基本对仗,就修改成了下边这个样子。说实话自己夜有点不满意。

五律——记反应堆工程83级同学毕业20年返校聚会(中华新韵)

师生同辈缘,一去数十年。荫下梧桐送,梦中丹桂牵。

天涯千万里,相见两三天。人去楼阁在,情思触景绵。

感情,是人的一种情绪的表现,时间可以使感情平静和沉淀。从感性的角度讲,三次的心情的确是不一样,一次比一次冷静,一次比一次自如,或者说一次不如一次真实,因为人在情绪的驱使下往往表达的是真情实感,而在理性的控制下个人在现实中的角色意识会不自觉的表现出来,举止、言谈往往讲究的是“得体”。所以,我这次才回过头来体味我的角色。开始,我的“老师”意识并不明确,或者说我没有明确的“老师”意识,参加学生的聚会就是参加一些以前曾经认识的朋友的见面。不仅是自己比较轻松,对别人的言谈和表现也是以一种了解、关心的角度看待。而昨天,几位学生谈起我我的几件事,都是一些小事或者是某一句话.可见,教师在学生中的影响是多么大,而使人能够记住的并不是花尽心思讲的大道理,反而是一些小事.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