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经停青岛(原)  

2007-09-21 22:20:45|  分类: 心语情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岛位于胶东半岛的南端,说起来可能没有人会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去过青岛多少次。因为我的家乡蓬莱在胶东半岛的北端与青岛上下呼应,原来读书的时候,几乎每一次回家都要经过青岛中转。前些年是因为西安没有直达烟台的火车,要回家不是在青岛转车就得在济南或徐州郑州转车,一般买票时总是买到离家最近的地方,似乎那样心里就踏实一些,就像是一下就到家了一样。另外,从感情上来说,我从少在海边长大,对还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在第一次出门就来到远离大海的西部,就更加留恋大海。只有待在海边、面对大海,我心中才感觉到一种踏实和开阔。在隆隆的涛声中,心中的郁闷就会自然地随着海风飘散。在海潮特有的轰鸣声中,人也会从那种灰暗的心境中走出来,再次抖擞精神上路。久而久之,在青岛中转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后来工作以后由于有同学在青岛,自然更要路过找同学聊聊。不管是找不找同学和朋友,我都要独自一人来到一处游人不多的海边坐下来,望着大海静静地梳理着自己的心情。青岛不属于我的,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调到青岛来,可是我却于青岛结下了一种特殊的情谊。

几十次路过青岛,可是从空中经停青岛却是第一次。以前都是穿行在青石砌墙、红瓦盖顶的德式建筑之间感受青岛的体息,这一次去哈尔滨开会飞机经停青岛,确实可以在空中远距离地审视青岛,这种感觉我想一定会有不同大感觉和发现。来到青岛却又不能走进她、既有空中观景的新奇,也有隔岸观花的距离感,这种感觉真是难以言表。越想我的心里越是兴奋,这种兴奋是多年空中旅行所没有过的。

下午三点五十分,飞机准时从西安咸阳机场起飞。西安到青岛的空中距离为1400多公里,预计飞行一个半小时。“乘客们,您们好,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七点整,本次航班预计二十分钟后降落青岛流亭机场,... ...。”乘务员清凉而甜美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来,我心中也随之泛起一阵阵期待,不自觉地从舷窗里望出去。窗外白茫茫的一片,云海平静,机翼在白云上漂浮。沿着机翼向前望去,云天交界处混为一体,让人脑海里不禁泛起大海的影像。“这就是青岛,这就是青岛得天空。”我心里有一种声音在告诉我,可实质上与其他地方的天空没有什么区别。

胶东半岛属于丘陵地区,山虽然不高可是一座连着一座,一环套着一环,正所谓是上外有山。我就曾经注意到,虽然胶东的地域面积不大,可是人们的口音和方言相距不过百里就有着明显的区别。烟台周围的口音轻佻,威海荣成一代比烟台的口音在尾腔上转的更急,而蓬莱一带的口音虽然属于烟台地区却是那么憨实。往南的海阳、莱阳又有不同,青岛地区又是一个腔调。探究起来,方言的变化与丘陵环绕的地形有密切的关系,往往一个丘陵圈里的人们口音基本一样。以前是由于交通的不便造成交流的局限,经常交流的人们的口音就比较相近,可是当现代交通的发达也没有改变这种口音的独立性,还基本上上是:一个圈一个口音。

青岛位于胶东南部即墨平原,青岛以北的地区一马平川、没有什么山头。随着飞机高度的降低,地面上的农田、林路、村庄在机翼下掠过,宽窄不一的公路将平坦的大地分割的一格一格。突然,机身微微向左倾斜,左翼高高翘起在蓝天中,飞机向南转了个弯来到青岛的上空,一排一排、一块一块的楼群被加到分割的像棋盘一样。一栋栋红瓦盖顶的楼房就像是棋盘上的棋子,稳稳地摆在那里。青石红瓦是青岛的建筑特色,无论是保留下来的德式别墅,还是百姓的偏房正屋,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青石砌墙、红瓦盖顶,就是现在的高层建筑也是延续了这一风格。飞机从青岛的西北方向进来越过青岛市的上空飞向东边的流亭国际机场。从空中俯望,一片片红色的屋顶很少有被绿荫遮盖的,树木只能躲在高楼的下边。在一簇簇楼群之间那成片的绿地往往就是一座小丘,就是在这绿茵成片的山头也随处可见裸露的山体,那里一定是一个项目、一个工地。

飞机降落流亭机场以后,停留了近一个小时才离开。尽管我在青岛的停留仅限于“安检线以内”,可还是体验得到青岛的气息——“北京奥运,扬帆青岛”!体会得到青岛人为承办奥运会帆船比赛的自豪感。

下午六点半,飞机穿过云层慢慢地离开了青岛。斜下的夕阳下,云层变得昏暗,在穿行在云层中间,窗外的云就像是漂浮着的发了霉的棉絮。穿过了云层以后,西边的落日在天边画出了一道彩虹,我端着乘务员送来的咖啡慢慢地品尝着,天边的彩云也变成了咖啡的颜色,在夜色中慢慢地消去。青岛的楼影落在飞机的后边,淹没在夜色之中,远远地看去只能看到由灯光勾勒出来的轮廓。当再次出现一片灯管的时候,我知道那已经不是青岛,可能是烟台、大连,也可能是沈阳或长春,夜色中我已经很难找到她们之间的区别。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