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网易考拉推荐

[原]再上嘉午台  

2009-07-25 20:21:43|  分类: 游历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朋友指引,7月11日我驱车来过嘉午台。当时因在山下陪夫人闲逛耽误了时间,在看到别人进山而忍不住也往里走了一段路,来回也就不到2个小时,并没有上山。

7月22日计划去户县未去成,就在环山路上闲逛。中午在上王村吃过午饭,与夫人商定再到嘉午台去一趟,看看山门口那家农家乐能不能住宿。中午,路上的车辆不多,我以六十多公里的速度行驶,偶尔也飙到八十。三十多公里的路程,一会就到了。因为来过一次,所以是轻车熟路,车还没停下老板就出来招呼。

嘉午台,原来是个挺有名的景点,我上学时记得来过。嘉午台景区南北约7公里,东西约1.5公里,由东西南北中5座山峰组成,自白道峪口入山至主峰岱顶,有新庵寺、小梯子、大梯子等景点34处。我来得这个地方就叫白道峪,是通往嘉午台的山路之一:西边是小峪,东边是大峪。峪是关中一带对山沟的称谓,可以理解为流淌着溪水的山沟。相比起来,大峪和小峪里的水比白道峪的多,所以都修有一座水库。而白道峪就是在现在这个雨季里,溪水也不大,只是一条细细的溪流,走累了,勉强可以掬水来洗把脸,因此这里的游人也就不算多。山沟里不远就是一处小庙,来往居士不断。

8年前,一位商人承包了这片山林,在山口建度假村,承包期是五十年。可是,在快要建好的时候,开发商的资金紧张,就将这里的工程停了下来。我来的这家农家乐就是借用原来开发商盖的山门门房的一部分开办的。山口看门卖票的也是开发商雇来看房子的,靠卖门票的收入支付两个人的工资。

开发商的停工了,可是村里又不能开发,所以在大峪和小峪开发的时候,这里就显得越发的落后。农家乐的小老板介绍说:“现在天热,来人不多,在春秋天一天都要接待几百人,可是这里的一切都属于开发商的,我们又不敢投入。”这里有电,但就是没有把水引过来,否则是一个挺好的休闲纳凉的的地方。老板介绍说:“晚上凉快的很,像今天这样的天气,后半夜还得盖被子。”中午我有点困,我也想在这住一晚上看看,所以就与老板说好:“好的,今天我不走了!”

老板将后边平房的一间客房修拾了一下,我就进去休息。的确是凉快,下午三点不到,山上的山风从背面的小窗户里吹进来,凉森森的。傍晚,与老板家的女儿在山口里边闲逛,有庙宇——一般都是普通民房的样子,有果树。其中,村里一位原来在铁路上班的师傅,退休后承包了一块山林,栽种的有梨树、枣树和核桃树,树下整修的干干净净,树上挂满了青色的果实。夫人与正在整地的大爷闲聊:“大爷,你的果树长的真好,过两天我们来摘梨子吃!”大爷高兴的一口一个:“好,好。明年我在这旁边也该间房子,你们来住都可以。”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山里的风凉爽,可是这样走动,还是出了一身的汗,当你停下来,静一会汗就消了。回来,坐在院子里乘凉、聊天,不觉的天已经快黑了——已经快八点钟了。招呼老板弄了几个农家小菜,晚上不开车,我就喝了一瓶啤酒。

一夜过去,早上窝在厚厚的棉被里,感觉暖融融的,完全不是盛夏的感觉。开门望出去,旭日东升,山林雾气渐渐散去。我闻着这清新的空气,想着昨天老板女儿给我看的嘉午台的介绍,有一种进山的冲动。我跟夫人说好,在此等我,就找老板要了两块锅盔馍,带上一瓶矿泉水就上山了。老板夫妇还专门叮嘱我:“一直在山沟里走,不要走叉了路。”然后,指着远处白色的山头:“就冲着东边那个山头走。”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上一次走过一段,心里还是比较踏实,我什么也没有想就往山里走,可是没有想到六点半进山 ,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山鸡嘶鸣,溪水涓涓,山路被茂密的蒿草掩盖,露水或是雨水将我的裤脚打洗。山沟里一座坐庙宇,不是大门上锁,就是荒芜着。当我穿过了一片松树林以后,看到前面有一座院落。本来我想进去看看,可院子里杂草丛生,看不出有人住的样子,我就从院子旁边的小路绕过,准备继续上山。刚拐过墙角,就见一位中年男子站在那,手里拿着一个苞菜。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总算见到了人影,我便招呼道:“师傅,早上好,这里离分水岭还有多远?”

“这就是分水岭,这么早就上山了?”师傅回应道。同时,热情地邀请我:“来,进来坐会,喝碗水,歇歇脚。”

我不好拒绝,就随师傅从侧门走进了院子。院子不大,是个偏院,左边的房子下边是个大一点的院落。在石阶上边有七八个中年男子,正忙碌着,好像是在一起准备早饭。

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在分发什么东西,一边忙着一边招呼我:“来,喝碗水。”

听口音,都不是本地人。经攀谈后得知,他们都是从各地赶来“过会的”。

所谓的过会,就是我们常说的赶“庙会”。与修身联系在一起,各地的俗家弟子都要提前赶来,拜见师傅,也是人们创造一个聚会的机会。附近的农村也趁机赶集、买卖物资,走亲访友。本月的月31日,就是嘉午台过会的日子。我没有打搅人家,就与师傅打了个招呼,继续往庙后边的山上爬去。穿过树林,山路变成了石板铺成的台阶路。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老板跟我说的十八盘啦。走过一段石阶,似乎到了尽头、无路可走了的时候,就是一个拐弯。随着一个一个盘道台阶的升高,山沟里的庙宇慢慢地消失在视线以外,远处的山头顶着晨曦,落在我的脚下。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当我走完最后一个拐弯,眼前是一片平坦空旷的泥地——这就是分水岭。在空地的树林下搭着一个遮阳篷,遮阳篷的北边有两间平房。正房还算完整,可门上上着锁。东边的偏房已经塌陷,只留下三面土坯墙。我来到正房门前的台阶上,坐下来休息,一边打量着周围的地形,一边肯起带来的锅盔馍,发现:这里宛如华山的北峰,西边是我上来的白道峪,东边那一定就是大峪了,南边就是高高在上的嘉午台。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我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从山门登到分水岭。可是,望着南边的嘉午台,山崖陡削,山石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同悬在头顶。我一边吃着带来的锅盔馍,一边盘算着要不要继续攀登。心里清楚,在往上去,一是体力和时间有问题,更重要得是我心里有些胆怯——恐高。风景再美,在陡削的山崖旁,两条腿会不由自己。所以,我决定到此为止。可原路返回我又有些不甘心。

这时,从山的东边上来两位中年男子,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招呼到:“师傅,上山去。”“哦,上山干活。”一边回应我,一边在树林里的遮阳篷下坐下。这时,正好一位山民从山上下来,三人凑坐在一起抽烟、闲聊。

我心想,我一直想到大峪看看,可是一直不知道那边的路好走不好走?另外,朋友曾跟我说:“大峪,没有什么,有个水库也是干枯的,没有水。”到底如何,今天何不下去看一看。就我一个人,行动方便,下去以后雇个摩托车把我送回白道峪就是了。想到这,我的注意已经打定。我向三位村民,确认了到大峪的路以后,就沿着山路往山下走。

这边的路没有白道峪的宽,多是山民走出来的羊肠小道。八点多钟的太阳正好照满了整个山背,热腾腾的,我走了一会就大汗淋淋。看来,如果是下午下山可以选择这条路,早上还是白道峪比较凉快。

我走了没有多远,山上下来的山民就追上了我。我与他一边攀谈着一边往山下走。他步履轻盈,如履平地,我尽力加快速度,跟在后边,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乡下长大的。当走到一个岔路的时候,山民停下脚步跟我说:“这两条路都可以下到山底,你走那边都可以。”

我问道:“你走这边?这边是不是近但不好走。”

“是的,那边是游人常走的路,我们走这边。”山民向我解释到。

我心想,这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干脆与山民一起走,也好有个伴。但是,我又怕山民闲我累赘,我就回答说:“我跟你一起走,不过你不用等我。”

山民在路上拾了两根树枝抗在肩上,可行走的速度并没有减慢。一会的功夫就把我甩在了后边。不管能不能看的见,前面有人,我心里总感觉不太孤独。下了一个山坡,来到一个沟通子里,在一块平坦的地块里,有人在黄豆地里干活。我心想:有人干活,那么前面就应该有人家了。果然,往下走了不远,前面有几座民房。

当我来到民房前面的时候,看到与我一起下山的山民在院子里,我便打招呼:“师傅,你住在这?”

“噢,这是我家。”师傅回应我:“进来歇一会!”

(数码相机没电了,只好用手机派了几张)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我们已经是熟人了,我也感觉到有一种亲切。原来,这位山民性肖,年纪大我4岁,刚才是趁着一大早凉快,给山上的庙里送了一袋面粉,五十斤的面粉,挣了二十元钱脚费。在这山里,肖师傅主要是靠出苦力挣点钱,然后到山底下买点粮食。

我问:“为什么不自己种粮食,还要到山下买?”

原来,这山里的野猪、也羊很多,种不成粮食。不是被野猪、野羊吃了就是被糟蹋了,根本就不会有收成。所以山民只能种点果树、采点山货到山外换点钱,来购买粮食。听肖师傅说到山里的野猪、野羊比较多,我倒是对我一大早一个人行走在山里有点后怕,有点探险的感觉。

告别了肖师傅我就继续赶路,还不知道下山以后我能不能顺利地按时回到白道峪,否则夫人会等的焦急。往下走,还有几户人家。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夫人从屋里出来,我顺便打了个招呼。

“下山去?累了就喝碗水歇歇!”老人家热情地招呼我。也许是很少见到外来的人,山里人大都十分热情好客。

“不了,我刚才在肖师傅家坐了一会,歇过了。”我回答道。

“噢,那你慢慢走,再有十几分钟就到山底下了。”老人家提醒我。

我走出这个只有四户人家的村子,继续往山下走去。心想,已经快下山了,可是没有想到,后边的路才真是让我提心吊胆。出了村子,前面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山坡,陡削的山坡半腰有一条窄窄的羊肠小道,山雨过后,道路上没有泥土,只有松软的沙石,不小心脚下就会打滑。走在空旷的山背上,时刻担心滑到山沟里。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这还不算什么,越是快到山底,我的心里越慌,因为我已经可以看到沟底的水泥公路,可是山还这么高,公路就在我的脚下,我可如何下去。本来我就有恐高的毛病,再加上一路上的劳累,两腿就有些发软。我一只手抓着路边的野草,一只手张开着,侧着身子慢慢地往下溜,一部一步,转过一圈又一圈,螺旋式地一点一点地降下去,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总算落到了山底。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哇,我的心总算放下了。山沟里,山水哗哗作响,绕过一个个硕大的山石,一直向下奔流,山风吹来,凉凉的。我在溪水边洗了一下脸,抖了抖精神,踏上普渡桥,来到了溪边的山间公路。

[原]再上嘉午台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