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网易考拉推荐

[原]读书静心感悟  

2009-08-08 16:58:54|  分类: 闲思偶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之间,暑假已经过去近半,回头想想,不知到做了点什么。事太多,人活的累,可无事可做,人也活的无聊。人往往是愿意被事催着,事情来了,不得不做,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了。上班一族一般都是这种状态:烦上班,可不上班也烦。我们搞期刊出版的,月刊一般假期也不能完全休息,只是可以不用天天去办公室。

我在处理稿件之余,就是开车出去。我开车累,夫人坐车也不轻松,出去一次就得休息个三五天。可是这中间的时间我又常常静不下心来干点事,所以连博文都没有发几篇,更别说写学术文章了。总这样浮躁也不行,我得想办法让自己静下来。一是静下来,让自己从开车的困扰中跳出来,不要总想“开车注意什么”;二是思考点问题,考虑考虑自己的期刊出版开学后应该做点什么,如何应对这变化的世界。

我有好长时间没有静下心来读书了,读书也也是一种静心的方法。于是我就通过“当当网”购买了两本书。昨天和今天将《国际出版原则与实践》一书粗粗地读了一遍,尽管是没有太多让我惊喜的收获,可是心倒是安静多了。我不太喜欢读外国人写的书,也许是思维方式的不同,总感觉读起来费劲,需要自己在字里行间去提炼、寻找结论。

 《国际出版原则与实践》是英国斯特林大学出版研究中心主任伊恩.麦高文博士专门为中国人编写的,读起来似乎要好一些。在书的封面上言明:“本书是写给那些对编辑、出版已有所了解,而想将编辑出版作为的职业和事业的人们的。”所以我感觉应该比较适合我这样的人来阅读。可阅读以后有点失望,因为作者介绍的内容过于浅显,就拿“编辑工作”一章来说,用50多页介绍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齐清定”。当然,比我们国内的相关书籍介绍的要详细的多:书稿登记以及书稿登记的项目都一一列出。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西方式”管理的精细化程度。这一点倒是我们出版的人应该学习的,因为我们的思维方式和习惯往往是大而化之,工作安排的比较笼统,一项工作往往作起来会因人而异。该书从作者、读者和编辑的关系,到出版过程、经营管理、出版物预算、版权代理和控制、生产管理、促销策划等等,比较全面地介绍了西方商业出版的一些原则和具体做法。我倒认为不适合“对编辑出版有所了解的人”阅读,而适合作为编辑出版人员的入门教材。当然,我从中也得到了许多教益,或者说强化我对编辑出版的认识。

“高级人员不应该太多地关注日常工作,而应考虑长远的规划,合理地调动资源(通常包括人事和资源),将责任分担给受过训练的职员,保证有足够的资源以完成任务。”

在我国也许是因为出版单位过于小,往往是一个编辑兼任多个职务,缺乏专业性。更加严重的是许多主编,过多地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到日常的出版工作之中,而没有时间来分析现在出版中存在的问题,考虑期刊出版的未来发展。每当我与一些主编谈起未来期刊的发展时,多数人不感兴趣,深究下来往往是说:“太忙了,没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主编初审稿件,在我国的学术期刊出版中经常见到,答曰:“不放心,编辑把握不准。”在一个小小的编辑部,主编想要完全超脱是不可能的,但是主编与编辑一样的工作内容,甚至比编辑的工作内容还具体,也是不应该的。我认为主编的任务是规划期刊的出版、策划期刊的选题、规范出版的流程、配备出版资源,参与具体的编辑加工和出版过程的目的不是为了完成出版任务,而是为了了解出版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在一些新的出版选题或措施实施的初期,主编的介入是为了探索规律、完善制度、指导编辑出版工作。

“好的编辑在心里总是有两种人:作者和读者。”“作者写书稿,通常不会被编辑忘记。”“一位好的编辑总是想着读者。”

心中想着读者!这看起来是显而易见的道理,但在我们的编辑出版中并不是能够很好地做到。这也是我们常说的“编辑缺乏市场意识”。市场意识还只是一个方面,准确地来讲是读者意识。因为,我们常常将“经”给念歪了,原因就是将市场和读者没有区分开。有市场并一定就是为读者考虑,或者是为读者的根本利益考虑。将读者意识等同于市场意识,就会使那些迎合“读者”低级趣味的出版者“理直气壮”。如果我们能够真正“心里装着读者”,真正了解读者的需求,可能一时不被市场接受,但总不会被市场抛弃。我们的通俗出版物中存在这种对市场的误解,也就不难理解我们的出版为什么总是在经济效益和社会责任之间“徘徊”。我们的出版也就跳不出“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循环。对于一些学术出版者来说,读者意识就更加欠缺,往往是围着作者来出版——核心期刊的需求只有作者在世俗的考核压力下才关注。即使是关心文章的被引频次,也不是研究如何满足读者的需求,而是为了被引次数而挖空心思,夸张的自引比例或者出版者间互引等,并不是真正为读者提供有价值的信息,而是一种虚假的“繁荣”——泡沫。现代社会似乎已经离不开“泡沫”,出版中的泡沫并不比经济领域的泡沫少。

“许多科学家和行政管理人员,在编辑所在的单位工作也不理解编辑在做些什么,为什么他们的工作还很重要。”看来天下编辑的命运都是相同的——为人作嫁衣裳——幕后英雄。“编辑必须接受这类事情。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经常认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编辑更加具有社会责任感,更具有“奉献精神”,可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里的编辑似乎并不比我们排斥“编辑”这一职业!“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读到的是西方编辑同行的自信和自豪。

“除了小国外,所有的国家都需要一个当地的出版业,有能力自己出版他们需要的图书杂志。… 不能指望其他国家的出版社——尤其是工业国家的跨国公司——出版当地需要的图书。… 关键的概念是自主和本地化。”因为“出版与文化教育紧密联系,而文化教育与国家的发展方向又深深地结合在一起。”这是我在读第二十一章“第三世界的出版:21世纪的问题与发展趋势”时,读到的、使我感到震惊的一段话。这一章是美国世界图书学术评论家菲利普.阿特巴赫所写的。我们在理解出版性质的时候,往往困于意识形态,而一位西方发达国家的图书学术评论家的理解比我们的理解不仅深刻而且直截了当。值得引起我们的思考,思考我们作为出版人的社会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9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