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网易考拉推荐

[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2009-09-12 21:28:38|  分类: 游历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言]今天尽管是有小雨,但车一周没有动了,得出去活动活动,也不枉此行,小雨中终南山别有一番景色,朦胧的山色宛如一幅山水画。[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西安人大多都知道,城南有一条通往环山公路的子午大道,可不一定都知道其源于秦代开辟的子午古道。子午道是一条历史古道,全长约420公里,自长安向南,经子午镇南、北豆角村西边进入子午峪,经洋县城关镇到达汉中市,向南穿过巴山直抵四川涪陵。刘邦赴鸿门宴后,被迫带人马离开长安时就是从子午道前往汉中;唐天宝年间,从四川涪陵进贡的荔枝,就是经子午道运往临潼,所以又叫“荔枝道”;直到明、清和民国时期,子午道仍为关中与汉中之间的交通要道。自从沣峪口修建了西万公路后,子午道上挑夫的身影才慢慢地消失了。如今西汉高速的开通,更是跨越了秦岭千年的阻隔,使汉中到西安车程只有三个小时。这条历经千年风雨的子午古道也因此而日渐哀落。但是,因为它的人文价值却已经载入史册,没了挑夫的身影,却迎来了休闲锻炼的人潮,如今已经成一条休闲、探险的之路。

[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豆角村就位于子午大道的南端、环山公路的南侧,是子午道出子午峪后的第一个村落。据宋《长安志》记载,豆角镇离长安县城(今长安区)南45里,原来分为东豆角村和西豆角村。宋景佑2年(公元1035年)改豆角镇为子午镇,将东豆角村并入子午镇内。后来因山洪暴发,西豆角村被山洪冲没,村民被迫北移,始建今日的南、北豆角村。北豆角村紧邻环山公路,交通便利,因而村中很少留下什么历史遗迹。相反,南豆角村却有幸保留下南北两座城门和一株百年古柏。虽然是如全国各地的农村一样,在村子的周围盖起了新房,老屋因长期无人居住而倒塌,形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空心”村,但许多人与我一样,在游山玩水之余,还是愿意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来到南豆角村内凭吊。

我驱车沿着雨后的子午古道进子午峪。由于体力和车技的原因,只在山口边转悠,没有往里走的太多。秋雨后的山间,空气凉爽湿润,且时阴时雨。山顶的云雾静静地与山融为一体,朦朦胧胧地天地一色,只有近处挂满果实的柿子树,迎接着我的到来。尽管是雨天,还是有三三两两的登山客背着背囊、拎着拐杖进山去。

我只转了一个多小时,就决定到峪口外边的农家乐解决午饭。每到周末,进山的人越来越多,步行、有自驾车,也有团队前来,所以峪口外边的农家乐也是一家挨着一家。因为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南豆角村残留下的遗迹,因此我决定到南豆角村村头找一家落脚,以便在午饭后到南豆角村里转转。

怡鑫园,一个简单的木牌楼里边一片杏林,杏林后边拾阶而上是一个被樱桃树环绕的鱼塘,被樱桃树树荫的后边是一排农舍。农舍是四栋围在一起的关中时下典型的红砖平房,中间是一个天井。我来到怡鑫园,走进农舍,看见天井里的人们正在忙碌着对收获的柿子进行分拣、装箱。从北边的平房出去,就是南豆角村的街道。这非常符合我的要求,于是我就决定在此停住脚步。

当我来到鱼池边的樱桃树下,坐下以后发现:这家农家乐,除了后接街道便于进村以外,在此欣赏山景更是有独到之处——院子座西,斜对南山,眼前空旷的果园后边就是影印在云雾中的山脉。在此看山,不远不近——远了,看不清楚,感受不到山的气息;近了,山高障目,使人感觉到一种压抑。坐在这里看山景,远离公路,静静的,悠然而自得。

据男主人介绍:他媳妇做酸菜鱼比较拿手。我决定要自己钓一条鱼来做这道菜。在这样的环境中钓鱼,既赏山景,又可以解决中午的一道主菜,应该是一件既美又实惠的差事。也许是我今天的运气好,鱼都极力配合我——一会的功夫一条两斤六两的大草鱼就上钩了。女老板的酸菜鱼做的也的确不错,咸淡适中,鲜味纯清,没有一点异味,鱼的鲜味和自家腌制的酸菜搭配在一起,感觉是那么地不同而又那么地协调。

赏山景、品美味之后,当然还要去凭吊一下历史遗存的古迹。我走进那残破的街道,心里就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我童年的村庄。可惜,我家的老房子已经兑给了村委会,村委会为了扩宽街道而拆除了,否则也许会像这里的老房子一样,在风雨的侵袭之下而塌陷。在南豆角村的老街道上,还有人居住的房舍显然已经翻修过了,而没有翻修过的土垒的半边房(关中一大怪,房子半边盖),不是坍塌,就是空置。也许我们应该感激“落后”,否则南豆角村仅存的两座城楼,也不会在此向我们诉说它的历史。尽管是有些破旧,尽管是有些孤零,尽管是被卸掉了门板,可是它能够屹立在那里我们就应该感到庆幸和满足了。当地居民也感受到历史遗迹的重要,正在施工,对村南头的古柏树进行保护。正如古树旁一位卖柿子的大妈所说的:“人家来不看古树,看什么?谁会来看我们社员。”

山水加文化,才能使我们品出山野菜肴的滋味。我相信,南豆角村文化遗存会让那村边的土路不再泥泞,会让延续和保存历史的村民的生活越来越好。我现在都想成为南豆角村的村民,生活在这山清水秀之间,沉思在历史与未来之间。

后补一首五言记之——《子午古道游记》

(中华新韵):

终南阴岭秀,古道已临秋。

湿雨迎窗落,乌云顺势流。

深居闹市久,自驾雨中游。

餐饮农家乐,坐谈山野幽。

 

[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原]子午道与豆角村 - 赵大良 - 丹崖临风

 

  评论这张
 
阅读(86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