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网易考拉推荐

黄有光教授发现的新星:江西财大博士陈军昌  

2010-05-25 11:15:37|  分类: 相关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有光:“这篇博士论文拿到任何国际上一流的大学:哈佛、普林斯顿,都是最优秀的论文……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两篇博士论文之一,另一篇是杨小凯的。”
陈军昌,男,江西财大09年毕业博士。
  很早就注意这个人了,当时写有关分工度量的文章,看到他一篇,很有功力的。
  最近有新消息,是从他的两个好友博客上得知的,非常令人振奋,贴在这里给大家看。有新消息的同学及时补充。

一次可能具有历史意义的博士论文答辩会
阅读() 评论() 发表时间:2009年06月14日 19:12
本文地址:http://qzone.qq.com/blog/316851209-1244977962
本文标签: 黄有光 陈军昌 博士答辩 经济学家
  时间是2009年6月8日14:00,地点是江西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会议室。这是一次江西财经大学2009届的产业经济学博士学位论文答辩会。国际著名经济学家黄有光教授对对面坐着的答辩者说道:“这篇博士论文拿到任何国际上一流的大学:哈佛、普林斯顿,都是最优秀的论文……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两篇博士论文之一,另一篇是杨小凯的。”,答辩会取消了以往30分钟的答辩者对评委提问的准备环节,评委与答辩者即问即答。所以整个答辩会已然成为了学术讨论会。黄有光教授数次爽朗大笑,而澳大利亚Monash大学新兴古典学派的另一青年学者庞春教授则更是频频起立辩驳。一切只因为一个江西财经大学闭门自学了7年博士学位的学生——陈军昌和他的博士论文。 答辩过程有个细节,整个答辩会庞春一直言辞激烈,批语极端(或许因为陈军昌一直没有同意在题目中加入新兴古典经济学这样的字眼,并坚持认为论文中所用方法更多的是自己所独立创立的非线性产业的演化分析方法,甚至在论文中宣称创立了经济学另一分支,而感到不满吧),一旁的何维达教授居然有些尴尬和沉默(也许是因为作为陈德导师,多年在京,没能悉心指导学生,而略感惭愧吧),而黄有光教授则对陈军昌赞赏有加,不吝溢美之辞,相信答辩者会一生感谢黄教授这个伯乐吧(黄教授在数月前收到了陈军昌发来的论文,当即打印出来,从头至尾阅读了一遍,拍案而起,并决定来江西这个他从未到过的地方见见这个年轻人)。
  这篇博士论文总计字数80万字(附录也有近10万字),目测有近千页(当时的震撼只在看到王廷慧的微观规制机制设计的专著中所列的近100页国外参考文献中有过)。从答辩会陈军昌的陈述和答问中大致可以得知:作者试图遵循杨小凯的研究轨迹,利用超边际分析整合整个经济学框架。文中批判了75位著名经济学家的观点;证明并拓展了新兴古典经济学的一些假设和定理;讨论了“政务专业化”的分工形式化的超边际分析;利用演化博弈论解释了中国五千年的历史进程和改革开放30年的产业发展;运用Mathematics软件计算机模拟了企业的起源,并以南昌等企业作为案例,佐证了模型。毫无疑问,从分工与专业化问题,再到李约瑟之谜,企业起源问题这几乎都是国内外长久以来争论不休、难以解决的问题,足见作者之野心。而从作者对杨小凯、黄有光到布罗代尔、青木昌彦等的近400部专著的研读和对超边际分析、演化博弈论,计算机仿真实验的运用(印象中国际上擅长用计算机仿真实验的经济学家有Gintins&Bowels,以及Axelrod的著名"Tit for Tat"实验;而国内只知叶航做过)这些经济学界最艰深和前沿的工具、方法,以及陈在答辩中偶然说到自己曾用田野调查法这个只在社会学中常见的方法去观察企业的分工和专业化。又可见作者深厚的数理功底和近10年来下的苦工(其研究领域之广以及对数理工具运用的出色都令我想起了汪丁丁,想起了他一直以来都试图整合整个社会科学框架的尝试。但差距是丁丁的哲学等人文学科的知识只能另我们仰视)。
  还记得有次吃饭,陈军昌也在座,有人问:“还没写完论文?”“呵呵,没有。”憨憨地答道。“哈,怎么?都7年了,在做精品?”一句讽刺毫无忌惮地抛出。陈军昌只有苦笑。当然,这是在陈军昌还默默无闻时。
方宝璋老师在答辩行将结束时,送给陈军昌一句话“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共勉!

[精] 远离浮躁、八年铸剑的传奇
2009-07-06 11:25:30
  6月9日是个很普通的日子,但对我的博士班同学陈军昌来说却是个值得铭记的日期。经过整整八年的苦读,军昌君终于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答辩,由博士候选人变为了正式的经济学博士,可喜可贺。
  其实,在博士学位开始到处泛滥成灾的当今中国,获得一个普通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本该波澜不惊、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炫耀的。但对军昌君可不一样。不是因为八年苦读终成正果,而是他取得的耀人的学术成就。参加他的博士论文答辩并担任答辩主席的是世界上著名的华人经济学家、杨小凯(如果不是英年早逝,他绝对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当之无愧的获得者)的恩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蒙纳什(Monash)大学的黄有光教授。作为知名的经济学家,黄教授自愿来到中国一所不怎么有名的大学、为一个十分普通的博士候选人担任答辩主席,已经说明了军昌君的论文之优秀了。在博士论文答辩会上黄教授高度评价了军昌君的博士论文,认为:军昌君的论文拿到全世界任何一所一流大学,都是一篇一流论文。最高的评价还不是这个,而是黄教授认为的“这是我几十年来读过的许多中外博士论文中最好的两篇之一。另外一篇是杨小凯在普灵斯顿大学的开创新兴古典经济学的博士论文。”评价之高,已经令国内许多的所谓知名经济学家们汗颜了。说实在的,国内的博士论文包括正式的研究论文迄今为止又有多少能够拿得出国门的呢?遑论一些所谓的经济学知名人士,其实根本就连经济学的常识还需要补课的。单纯在博士论文评价上的溢美之词还属偏爱。最近,黄教授正积极活动,推荐军昌君到澳大利亚进行研究工作,并自愿从他自己的研究基金中拿出资助经费,并在推荐信中说“对陈的研究能力充满信心”。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看出,国外大学和学术机构为什么会人才辈出了。
  2001年秋天,我与陈军昌一同考入江西财经大学攻读产业经济学博士学位,作为曾经同甘共苦、一起苦读的同学和朋友,深为他今天取得的学术成就而高兴。我们在学校的宿舍相邻,偏处学校西北角一隅,当初的环境还是非常糟糕。由于靠近昌九公路,已经被超载车碾压得破旧不堪的公路几乎整天尘土飞扬,所以学校宿舍也深为“受益”,宿舍外是不缺尘土“关照”的。即使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军昌君独处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小房间,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进行着他的研究。军昌君是脱离开工作岗位进行学习研究的,这与许多人集工作学习于一身进行的业余攻读是不同的,其实陈军昌的工作单位在现在很多人眼里还是非常不错的,这也多亏了他单位领导的开明和包容。军昌君选择的课题在经济学来说还是属于尖端研究,他的论文题目最终定为《内含政务专业化的分工形式化研究――暨非线性产业或经济系统的演化(创新)分析》。对这个选题,对制度经济学造诣颇深的李建德教授给予了很高评价:“产业或经济系统的演化是最为基础性的研究了,而凡基础性研究对文献的把握,不论就量而言还是就文献的深度而言都是最为困难的,而对基本原理更深入的理解是解决任何实际问题的基础,其研究的价值也是最高的。而该候选人的研究技术路径又选择了非线性分析方法,并且还要完成政务的内生化,其技术难度是无可怀疑的。这无疑是一个高难度的自我挑战。对此完全应该给予最高的评价”。
  我对军昌君的佩服,还不仅仅在于他的学术成就,而是在于他的执着和认真。他完全可以选择一个更为实际的路径:早一些毕业,起码在就业选择和职位争取上更为主动。想想看,偏居一室进行研究那该是多么寂寞无聊的经历啊!怪不得军昌君读到后来,连一些老师和研究生们都难以理解了,关门读书研究的他甚至成为了学校的一个传说――有传说说他的导师建议学校将他的宿舍由4楼调换到1楼,以防止自杀;还有硕士生们专门去拜访他,看看脱产攻读博士居然达8年之久的是什么样的人……等等。如果没有很执着的信念、坚强的毅力,要在当今极其喧哗浮躁的世界里做到专心研究几乎是不可能的。抵住外面斑斓多彩的诱惑需要信念,面对枯燥无味的文献进行钻探需要毅力,在自己设定的假设世界中遨游还要悟性。只有集信念、毅力、悟性于一身,才可能取得学术上的突破。而正是这些成就了他的学术传奇。
  我对军昌君的赞赏,还有另外一个深层次的意义,就是我们的社会中这样的人太少了,难道我们的社会需要的仅仅是一知半解、到处忽悠的所谓专家,而不需要专心于基础研究的人才么?不是有专家就公开声称自己不读书么?这简直是对我们这个社会的侮辱啊!号称专家的人都居然不读书、不学习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啊!
  在军昌君通过博士论文答辩的当天下午,和我曾经同属一个导师攻读硕士、现在仍然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师妹给我发来短消息说:没有想到大师就在身边,做学术取得这样的成就,太令人佩服了。看来,对军昌君肯定的人还是不少。祝他一路顺利,早日成为卓有成效的大师。正如黄有光教授对他期望的“如果有一个较好的研究环境,继续钻研的结果,陈军昌很可能会成为一只大狐狸
引文来源  黄有光教授发现的新星:江西财大博士陈军昌

 

质疑:陈军昌事件背后疑有网络推手?
本文来自: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论坛(http://bbs.cenet.org.cn) 详细出处参考:http://bbs.cenet.org.cn/dispbbs.asp?ID=409573&boardID=92504

一个中部不起眼的学校,一个在经济学界默默无闻的名字,近些天来却屡屡见诸于各大论坛,各种好评、各种期望不绝入耳,什么“怪才”、什么“八年磨一剑”,“陈博士会是中国下一个杨小凯”更有甚者,在人大经济论坛上抛出“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奖出自江西财经大学”的著名论断!听起来,貌似学界为之一震~

事件起因,皆源于国际著名经济学家黄有光教授专程来到江西财经大学博士论文答辩现场,以及一句洋溢着赞誉的评语:“这篇博士论文拿到任何国际上一流的大学:哈佛、普林斯顿,都是最优秀的论文……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两篇博士论文之一,另一篇是杨小凯的。”黄教授充满溢美之词的评语,可能有几种解释:第一,脱产攻读博士达8年之久,没有辛劳也有苦劳,据网络上有传言说他的导师建议学校将他的宿舍由4楼调换到1楼,以防止自杀,黄有光可能被这种执着精神所打动,亦有可能为防止该同学过于偏执而采取过急之举;其二,黄老年事已高,对大陆的新生代学术不太了解,或者亦有可能为陈之论文计量、数学过多,黄老因此而花了眼球;其三,黄来一次大陆,江西师大肯定因此而大动干戈,黄说几句溢美之词亦不为过。

陈军博的论文好不好,自有学界公论。答辩现场澳大利亚Monash大学新兴古典学派的另一青年学者庞春教授频频起立辩驳便是佐证,整个答辩会庞春一直言辞激烈,批语极端。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陈之论文还远远没有达到能称得上顶级的高度。大搞模型,大用计量,在自己设定的假设世界中大步向前——这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学术界的一个通病。试想想,中国现在有多少人在学杨小凯?又有多少人在膜拜纳什?我们总是跟在美英的脚步后面亦步亦趋!但是回过头来反思一下自己,漫观我们国内的经济学界,又能有几个学得像的呢?~这能不能说是新时代的邯郸学步?

我写这个帖子的目的不在于贬低什么人、攻击什么人。其实在骨子里,我是崇拜杨小凯、纳什的。执着的信念、坚强的毅力,要在当今极其喧哗浮躁的世界里做到专心研究几乎是不可能的。抵住外面斑斓多彩的诱惑需要信念,面对枯燥无味的文献进行钻探需要毅力。在这一点上,如果陈博士确实努力了、付出了,并且确实用如此方式去努力、去付出,我还是很认可的!但是,如果用网络推手或是不正当的手段去推销自己,或是用些口号“中国第一个拿诺贝尔奖的出自江西财经大学”来提高知名度,的确是有点不好。


上述文字本着一颗真诚的心,不希望引起学术争斗.此致!

本文来自: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论坛(http://bbs.cenet.org.cn) 详细出处参考:http://bbs.cenet.org.cn/dispbbs.asp?ID=409573&boardID=92504

 

对陈军昌论文事件的一点思考 学者高仁德 发表于2010-4-23 21:34:53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15274

     近几个月一直泡在人大经济论坛上,2010年4月11日,我看到了一个以“江西财大陈军昌历经七年的产业经济学论文”为题的帖子,改帖子的主要内容是讲述了陈军昌的博士论文受到国内外知名学者(黄有光、方宝璋)的好评,帖子以附件形式挂上了陈的博士论文。其实后来才发现,在一天前人大经济论坛上就有了这篇论文,而且讨论颇多,

      对这个事件的评论也非常多,人大经济论坛上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帖子上引用的国际著名经济学家黄有光教授对对面坐着的答辩者说道:“这篇博士论文拿到任何国际上一流的大学:哈佛、普林斯顿,都是最优秀的论文……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两篇博士论文之一,另一篇是杨小凯的。”(摘自人大经济论坛);另一观点对陈军昌论文事件提出质疑,认为: 一个中部不起眼的学校,一个在经济学界默默无闻的名字,近些天来却屡屡见诸于各大论坛,各种好评、各种期望不绝入耳。(摘自人大经济论坛)存在严重的炒作之嫌。

        对于这两种观点,我不做什么评论。在此,我们也不管他论文质量的高低,只讲我对他论文的第一印象。从我看到的他的论文的那一刻起,我已经被他的精神所感动了。我真没有想到一个博士论文居然会写那么多字,完全就是一般著作,不敢想象,不知道他阅读的文献又会是多少,那一定是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数字。最让人有感触的是,在文章的最后,他提到了那七年能坚持下来的原因,感谢了很多人,很多是因为一顿饭而感激。于其言辞中,我没有看到一丝的矫情,看到的是真情真意。我们不能想象他那七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只能感叹:陈军昌者,真博士也!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叹?因为现在的博士毕业太简单了,几篇核心论文,一篇20万字的论文就毕业了。这些到底能有什么含金量?我们可想而知。再想想又有多少人是真真正正做学问呢?至少我知道的很少,我看到更多的是社会上一些人混文凭,包括很多全日制的博士生。感叹中国博士教育怎么就这么简单了!当然还是有很多的学校是非常严格的,这一点我是相当承认与赞同的,自己也希望能去那深造!

        在一个普通的学校,博士生的待遇也仅仅是刚刚能够吃饱饭而已。即便是有的名校,博士的待遇也是非常的差,很多人迫于生计而不得不搞一些与学术无关的东西,为的是吃饱饭,尤其是那些冷门学科。博士教育应该是培养高水平的学科人才,不能因为学科是冷门就得不到应有的补助,这样一个国家的学术体系肯定就不会健全。当越来越多的经济学的硕士去读金融的博士的时候,当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搞农业经济学术的时候,我们的国家学术会是什么状况!?

       国家应该给予帮助,但是个人的努力就更为重要。我觉得要做学术,就必须学习陈军昌的精神:我选择,我坚持。面对困境,不管是学术上还是生活中的不如意,都坚持下来,他让我想到那句古语: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相比之下,自己却是该好好反省了。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