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网易考拉推荐

转:数字化转型中的文化维度  

2010-09-13 17:48:57|  分类: 相关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传统出版向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大部分研究只看到出版业作为一个产业的属性,忽视了其作为文化产业的文化属性。

    其一,出版数字化转型与“创造性毁灭”。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J. A. Schumpeter)首倡“创新理论”,他说:“不要以为技术

创新就好像是在公园里散步,每个人都能高高兴兴。技术创新是一个很残酷的过程,如果你成功了,你将毁掉别人的事业。”然而,熊彼特是从积极的角度看待这种破坏,他发明了一个广受欢迎的新概念即“创造性毁灭”——在技术创新过程中毁掉旧的工业,而让新的工业有崛起的空间。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却是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是经济发展的推进器。但问题是,如果站在“旧的工业”内部的立场上考虑,外部他人的创新就是一场灾难。网络企业家们确实建立了“一种新的生产函数”:他们不仅创造出新的产品,其生产方式也是全新的,他们几乎不消耗任何有形的原材料,开辟了一个全新的市场,控制了新的原材料——数字化的人力资源的供应来源,实现了一种产业的新的组织。互联网企业彻底打破了传统出版业的垄断地位,还在新的领域试图形成新的垄断。我们不否认有一部分从旧工业体制内逃脱的人会投入这样的创新,成功地转型为新的企业家,但是更大量的创新肯定来自传统成熟工业的外部,这在传统工业看来就是一种“外行搅局”。在出版领域,这些年来的数字出版发展的现实证明:“外行搅局,搅出了一片新天地”。

    其二,出版数字化转型与制度难题。有学者从理论视野研究了“技术创新”与“文化产业制度创新”之间的辩证关系,认为技术创新在推动文化产业制度创新的同时,也因其不断泛化和加速的趋势为制度创新设置了更高的壁垒,而制度创新虽然可以推动技术创新的进程,但文化产业制度创新的滞后性又成为技术创新的内在障碍。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文化冲突,在制度层面主要体现为版权保护立法和网络安全立法等方面。网络版权保护立法的严重滞后,是传统出版向数字化转型最重要的制度障碍之一。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新闻与互联网研讨会上,默多克不仅对政府在出版数字化方面的不作为和乱作为大加抨击,对网络出版者无视版权所有人的意志和权益而肆意“合理使用”他人劳动成果的行为也给予了痛斥:“他们只是在靠其他人的辛苦努力和投入为生。他们对我们的文章大批地盗用并不是‘合理使用’。说得难听一点儿,那叫‘偷’。”连美国这样法制较为健全的国家都存在如此乱象,足以说明出版数字化转型的制度之难。

    其三,出版数字化转型与文化价值悖论。为特定经济体制所选择、吸收的文化价值都有正反两方面的作用,在某些方面能促进经济的发展,在另外一些方面则会阻碍经济的发展。这就产生了所谓文化价值悖论:越是具有深厚人文内涵的文化艺术品类的经营、演出和出版,往往越是难以推向市场,难以占有群众的文化心理,难以赢得人们的审美取向,其观众数量、收视频率、商品价值都比较低。而满足人们享受兴趣、平俗情调、感官刺激的色情文学、暴力文学、皇室文学、武侠文学等作品却吸引着广大群众。

    在当下中国的社会层面,一些人正是以文化之名拒斥技术创新,另一些人则以技术决定论的视角抹杀出版的文化特质政府的极力推动使得传统出版人在公开场合大多会有很好的表态,但是在私底下、在实际行动上,传统出版体制中的人们总是犹豫不决,甚至拒斥技术创新。而那些以技术创新为先导,进而率先适应了新的市场法则的数字出版人,在资本逻辑的“怂恿”下,则未免时时生发冲击现有体制的冲动,有时竟至突破社会伦理的底线。而在个体层面,无论是传统出版人还是新出版人,在不得不进行选择时,也大多经历着这种分裂的痛苦。

    其四,出版数字化转型与主体认知偏向。在科学发展的历史上,人们将更多的视线聚焦于对“异端”即与传统观念对立的新发现的宽容上。今天的宽容则增加了新的内涵。据统计,硅谷新创办的公司在3年后的成活率不到百分之一,“大量地生、大量地死”的机制是硅谷技术创新的显著特征,大量的失败者在宽容机制的保护下可以再去尝试,可以卷土重来。但是,在出版领域,由于长期以来的政策保护和实际上的资源垄断,人们过惯了舒适的日子,因此,不仅在其内部缺乏创新的动力,对发生在身边的创新尝试也表现出不屑甚至极大的不宽容。这大抵是目前中国传统出版业陷入今日之被动局面的原因之一。有学者指出,传统出版单位应对数字出版挑战的三大误区之一,就是“把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截然对立起来,认为两者是此消彼长、你死我活的关系”。数字出版的确有被无限拷贝的可能性,非常容易被复制,因此,长期以来,很多出版人都认为把书放到网上后,纸质图书的销量肯定受影响,甚至被挤压掉。作为对创新风险的一种本能反应,这或许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用科学宽容的原则加以考量,则应该是努力加以克服。

    (作者系上海教育音像出版社社长、上海电化教育馆副馆长)

引文来源  中国最权威的新闻出版资讯网站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