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丹崖临风

新年宣言:个人交流的平台,勿要上纲上线!不求点击数,渴求平等真心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关注:期刊出版与管理,科研写作与传播,数字出版与传播,版权保护与科研伦理。相遇是机缘,仁良自释然.知足不止足,随性驭云端。.追求简单而无客套的平等交流。《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学校期刊中心主任,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副理事长。丹崖随园之编辑研究(212756419)-匿名莫入哦!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次参与抢险  

2015-08-11 22:07:21|  分类: 书生进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参与抢险
        昨天傍晚,下午四点多开始下起的雨,到下班的时候还是不停。干脆,就在办公室闲谈,等雨停了再走。到下午六点多,雨小了点。大家没有跟我说,我走了,老支书带人去河边查看险情。当我回到住处,吃完饭到别人办公室借用网络处理一些学校的事务时,碰到了镇党委詹书记匆匆忙忙地来办公室,又匆匆忙忙离开。只听他说:发洪水了,大家赶快出发。我似乎听到有人提到我挂职的乌邑村。我当时脑海里就冒出了“坚守岗位”四个字。

我合上电脑,就跟在书记的后边往外走。走出门口,我问:走着去。书记回答:车在外边,我也就跟随着上了车。车开出去不远,我发现不对,这不是去乌邑村的路。我没有吭声,一会就到了现场:原来是开发区白龙河也发洪水了,据说比乌邑村严重,所以书记赶到最严重的现场指挥抢险。此时,我才知道跟错了,但我没有吭声,跟着在现场转了一圈,我还是忍不住想走。书记在忙碌中,我不想打搅,但是我一个人不吭声地走了,书记一定对我的安全担心。

我犹豫了一会,还是凑到书记身边,低声地说:“詹书记,我到乌邑村那边去看看。”书记第一反应是问:“你怎么去?”我说:“我认识路,我走过去。”书记坚决而干脆地说:“那不行!”转头四处找了一下,书记的司机马上凑上前来,书记指示:“你将赵主任送到乌邑村。”

我坐上书记的车就直奔乌邑村,经过村委会门前,看黑着灯就知道大家在现场。司机知道险情是在英村,所以穿过小巷直奔英村。当我到达现场的时候,正好与赵副镇长的车打个碰头,赵副镇长交代说:我们已经勘察过现场,留下的人在前面,交代司机将我送到前面,停车等我。我打过招呼,与司机说:“你不用等我,不要耽误书记用车。”司机说,“你怎么回去?”我说:“你放心,我认识路,自己回去。”司机还是不放心地说:“天太黑。”我坚定地说:“你放心,我带有手电筒,你快回去吧。”送走司机,我就赶到了现场。

此时,现场剩下村干部和镇联系村的武装部杨部长在。大家,一边查看现场,一边商量着处理方案。说实话,我基本上是百分之八十的话没有听懂。最后,又转移到村委会商量,商量了一会,老支书跟我说:“赵老师,你跟部长的车回去,你不熟悉,后边的事我们处理。”的确,我在这也帮不上忙。我不仅是语言不通,如何抢险我也一窍不通,何况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参与抢险。我顺从地随部长离开了村委会。

第二天一大早,上班时间前,我绕道到河堤上看一看。当我走进险情河段的时候,老支书骑着一辆小自行车过来,招呼我,一起来到村委会。来到村委会,召集干部开了一个短会,就又一起来到河堤上,具体交代每一处险情的处理方案,明确:不要等镇政府的指示,首先是自救。老支书跑前跑后,登高爬低,我真为他的安全担心,跟在他的身边,不停地提醒。可知道,老支书已经是一位六十九岁多的人啦。

河堤,三处塌方,两处决口,等到他委派了年轻一点的副支书王永力具体负责现场加固并对每一处负责的村民小组长嘱托后,我才说:“好了,安排好了,就放心让他们干,否则会影响王副指挥。”这样,才把他带离了现场。离开现场前,还是高声向大家说:“各村民小组,统一由王副的安排,人员统一调配。”到了村委会,又不停地打了四五个电话,好像是在让各村召集人。

在后边的交谈之中才知道,现在农村的人,都站在边上看热闹,等着政府来解决问题。他说,他让一个小组长叫八个人,说是只能叫来四个。所以,他不得不凭着老脸,来动员大家来投入抢险。

中午我回到镇政府食堂吃饭,正好碰到副镇长赵伟。闲谈中,我谈了一下村里的抢险情况,我说:“村里真不容易,召集人都很困难,不过老支书认为险情不等人,不能等镇上,我们已经安排人开始加固河堤。”赵镇长很年轻,应该是八零后,也很干练。诙谐地跟我说:“习书记应该放心,我们基层还是有许多好干部。”随即正经地对我说:“赵书记,对不起,我上午没有时间,下午我争取到你们村看看,有什么问题和困难,我协调一下。”

下午,我提前绕道又到河堤上看了看,并通报赵副镇长可能会过来。随后,我回到村委会,与其他人讨论抢险有什么我能做的,或者有什么问题求助镇政府的。到下午三点左右,赵副镇长带着镇水利管理所的、道路管理所的和县城建委的人来到村委会,与村委们聊了一会,他交代给相关人员各自的任务,并明确与村里的人商量解决。四点左右,他又匆匆地离开。

我们剩下的人,来到河堤,实地勘察,并明确下一步的分工和抢险材料调运等问题。在要离开的时候,老书记提出,他要到上游再查看一下。这时,天边乌云已经上来,其他几个人劝他:“要下雨了,明天再上去看。”他似乎没有听见。我跟其他人说:“再拿两把雨伞,我陪老支书上去走一趟。”

我知道,老支书不查看一下,今天晚上一定睡不好觉。因为,上午他就念叨过一次,他说不放心上边的河段,需要去看看。我当时就答应他,我陪他去。沿着杂草丛生的河堤,冒着小雨,我们一行四人,一直查看到山根前,没有发现险情,我们才轻松的从村道绕了回来。

回到村委会,雨开始下大了,明天工程就有城建委的队伍参与,我们就可以轻松一些了。大家又交换了一下情况,超过下班时间40多分钟,我才离开村委会。这就是我今天的工作,也就这样度过了我五十四岁的生日。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